您现在的位置: 短文网 > 经典短文 > 搞笑台词 >

搞笑相声台词

更新时间:2018-02-22手机阅读

  搞笑相声台词

  搞笑相声一:

  甲:六一儿童节到了,我们来给大家表扬一个节目吧!

  乙:那好啊!我最喜欢演相声,就来个相声吧!

  甲:那好啊!演什么内容呢?

  乙:(想一想)那我们就演吹牛怎么样?

  甲:那好啊!我们家是吹牛世家!

  乙:我们家还是吹牛专业户呢!

  甲:我们家吹牛不纳税。

  乙:我们家吹牛还不交钱呢!

  甲:我们家是吹牛股份有限公司。

  乙:你们那公司是我们家给吹出来的!

  甲:我能把坏的吹成好的。

  乙:能把丑的吹成美的。

  甲:我能把方的吹成园的。

  乙:我能把短的吹成长的。

  甲:我能把生的吹成熟的。

  乙:我能把死的吹成活的。

  甲:。。。。。。啊!你真能吹。

  乙:这算什么呀!我的拿手好戏还在后面呢!

  甲:那你还有什么本事啊?

  乙:我们就继续比试比试吧!

  甲:不是吹,我一出生就会上厕所。

  乙:爬着去?

  甲:谁刚生下来就会爬呀?

  乙:那怎么去?

  甲:床就当厕所了呗!

  乙:这叫尿床!

  甲:我三个月就会跑。

  乙:那准是个怪胎!

  甲:三个月我妈就上班了,我只好奶奶家/姥姥家两头跑。

  乙:就这么跑呀!

  甲:要说吹牛,我可是没人能比。

  乙:我不信,你敢不敢在这儿比一比?

  甲:在这吹?没问题!

  乙:要说这饭量大,我一顿饭能吃五碗面条!

  甲:我一顿饭能吃八斤水饺!

  乙:我吃着吃着一不小心把筷子吞到肚子里去了。

  甲:我吃着吃着把舌头吞到肚子里去了。

  乙:我吃着吃着把牙齿到肚子里去了。

  甲:我吃着吃着把鼻子到肚子里去了。

  乙:这怎么可能呢?

  甲:这怎么不可能呢!不就是吹牛吗?!

  乙:哎呀,我发烧了!

  甲:哎呀,我也发烧了!

  乙:晚上睡觉我盖着一床被子,第二天一看,被子烧了个大窟窿!

  甲:晚上睡觉我手里攥着一把玉米,第二天一看,全成爆米花了!

  乙:我比树高!

  甲:我比楼高!

  乙:我头顶天,脚踏地,伸手能抓大飞机!

  甲:我上嘴唇顶着天,下嘴唇顶着地!

  乙:那你的脸呢?

  甲:吹牛的人不要脸了!

  乙:哎!-----

  搞笑相声二:

  两人搞笑相声剧本攀比

  甲:哎!乙,你知道吗!这个世上有很多人!

  乙:你不是废话吗?这个世界上当然有很多人了!

  甲:不是,我是说这个世界上很多种人!

  乙:哦!你说说,这个世界上有哪几种人啊!

  甲:那可多了去了!有泼辣的,有通情达理的,有喜欢钱的,有重情重义的。哎,我们生活中啊有一种很常见的人!

  乙:什么!你说的是哪一种?

  甲:是喜欢互相攀比的人!

  乙:你这不是废话吗!

  甲:我怎么废话了!

  乙:要是人人不攀比!这个社会哪里来的发展!哪里来的进步啊!

  甲:话也不能这么说!适当的攀比的确能够促进社会是进步,要是过量的攀比可就不行了!

  乙:怎么说?攀比还有过量的!

  甲:当然有了,我们家附近就住着这么一位!

  乙:什么,还真有!我不信!

  甲:你还别不信,就我们家附近哪位老李就是这么一位。

  乙:真的?你给大家学学!

  甲:学学?那好我就给大家学学!别的咱们不说,就说吃饭,老李都比别人多吃一碗!

  乙:这有什么!这只能说明人家老李饭量大。

  甲:还真别说!那天老李早上遛完街到对面混沌馆里面吃混沌就出了一次笑话!

  乙:哦!什么事情啊!

  甲:也没什么大事!就是遇到了老方!

  乙:这有什么!不就遇到一个人吗!

  甲:你可不知道啊!那老方的饭量大啊!他可不仅仅是饭量大,还是个有名的淡嘴!不瞒您说,老方一顿饭能吃半包盐!

  乙:嚯!这么淡!

  甲:说来也巧!那天混沌馆里面人满了就剩老李的位子还是空的,老方这一坐就正好坐在了老李的对面!老方这一坐下啊就喊道:“老板,来六两混沌。”

  乙:这饭量可够大的。

  甲:其实老李平时也是吃这么多!但听到老方这么一叫他不乐意了!于是也喊道:“老板,来八两混沌!”

  乙:呵呵!他也不怕撑着。

  甲:这还不算什么,老方下一句就绝了!

  乙:他说什么了。

  甲:我嘴淡,给我放半包盐!心静

  乙:嚯!这嘴淡的,还真吃半包!

  甲:老李又不乐意了!他也来一句,老板我嘴比他更淡,给我放一包盐!

  乙:放一包!那不得咸死啊!

  甲:结果这么一闹,老李也吃进了医院。

  乙:您瞧瞧,都住院了。

  甲:进医院前还对他老婆说呢?

  乙:都说些什么呢!

  甲:老婆啊!不蒸馒头争口气。

  乙:还争呢?

  甲:您瞧瞧这是什么事情啊!所以说我们不能过量攀比。

  乙:这事毕竟在少数!

  甲:呦!这可不再少数!上会我在医院也遇到一次这样的事情。

  乙:嚯!这事全让他一人赶上了。

  甲:那次我发烧去医院看病就听到有人在那里攀比。

  乙:这在医院有什么能够攀比的!

  甲:攀比谁烧的高啊!

  甲:你还真别说,攀比的人还真不少。

  乙:怎么个攀比法啊?

  甲:多了!说自己烧到39。5度的有,说自己烧到39。8度的也有。还有一个说自己烧到40度。

  乙:呵呵!都是高烧啊!

  甲:你还别说,这些都算是正常的。

  乙:还有不正常的呢?

  甲:有!比着比着有人就不乐意了。那人扯着嗓子喊了一句:“你们能烧到100度吗?”

  乙:100度,他以为烧开水呢!

  甲:这一句落下还没一秒就又有人喊了!

  乙:喊什么啊!

  甲:我最高一次都烧到200度呢?

  乙:嚯!

  甲:当时那人身边的你就离开他三丈远。

  乙:呵呵,牛皮吹破了。

  甲:其实说到底,适量的攀比能够促进这个社会发展。

  乙:过量了,就这能引起笑话

  搞笑相声三:

  A:俗话说的好啊,男怕选错行,女怕嫁错郎。

  B:是啊,职业对人来说太重要了。

  A:你往这里一站,我就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了。

  B:我是干什么的?

  A:说相声的。

  B:废话,卖西瓜的在街口戳着呢。

  A:选错行了吧。

  B:啥意思?

  A:要挣大钱,就要干大买卖。没听说过吗,大老板看见路上一万美元都不弯腰去捡。

  B:为什么?

  A:他一弯腰的时间就能挣一万美元。

  B:夸张了吧。

  A:他一弯腰捡起来了。。。。。。一万美元。哪像你:各位老少爷们,在下给大家说段相声,说不好大家多多包涵。说的好呢,大家叫个好。{摘下帽子}有钱的帮个钱场,没钱的帮个人场,在下给各位作揖了。扑。。。。。一毛。当啷。。。。。。带响声,至少两毛。这位小兄弟大气啊,五十的吧?恩。。。。。。。公园门票,用过的!

  B: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
  A:改行吧。干大买卖,挣大钱。有了钱,上电视,记者采访,网上有你照片,找你就搜狗,一搜就找到你了。

  B:找我老婆就搜狐。我们俩动物。

  A:我就改行了。学开车。

  B:那好。

  A:后来又不开了。

  B:为什么?

  A:我不是好来两口吗。

  B:醉驾,那是要坐牢的。我忘给大家介绍了。这位平时爱喝酒,一喝就醉,看谁都重影,人送外号“双胞胎”。那天喝酒回家,门口碰上他老婆,他说了句:他小姨也在啊。吓得他老婆找了好几圈。

  A:第一次开车,打着火,挂上档,一松离合,砰!倒挡!撞一电线杆子。

  B:嚯!

  A:换上挡,一松离合,砰!又撞一电线杆子。

  B:电线杆子注意了,没事别老站路边上,影响交通。

  A:这交警怎么来得这么快,下车给我一个敬礼,真有礼貌。稍息,不用客气。来就来吧,还来一双胞胎。

  B:喝高了。就一个人。

  A:俩!来回晃,还和我玩交叉呢。一个我也打不过你啊。

  B:先让你测试酒精度。先生,吹。

  A:不是吹,我天天喝。有钱,贵。。。贵族。

  B:还贵族?

  A:是贵族,扇子一扇,感冒了。咳嗽一声,肋骨折了两根。娇贵着呢。就爱喝两口,越喝越清醒。

  B:还清醒,再喝就成一群警察了。后来呢?

  A:七天我就出来了。出来才知道,拘留所里没有酒。

  B:还喝不?

  A:喝!可三日无饭,不可一时无酒。出来当天我就去了酒楼,那一通喝啊,去厕所吐了回来再喝。

  B:直接把酒菜倒厕所里得了,不用受罪。

  A:那个酒楼也特殊,厕所门槛特高,得爬上去,上去一迈步,我就从二楼下去了。

  B:那是窗子。

  A:这世道也是啊,我趴车顶上,一群人围着我看,谁也不帮帮我,就一老太太走过来问:帅哥,偷车啊?人家都是撬车门,你怎么拆车顶啊?

  B:看来你是不能吃开车这碗饭。

  A:那我改行干啥呢?

  B:看你的特长。

  A:当歌唱家,多来钱啊。

  B:就你这长相,去幼儿园唱去吧。哪个孩子不吃饭,你往那儿一站,“风姐来了”,吓得那孩子可蹦可蹦把盘子都啃了。

  A:我不是故意长得丑,我是为了吓唬不吃饭的孩子。

  B:歌星,你干不了。

  A:我开医院吧,那能挣大钱。那天我邻居王奶奶的孙子磕掉了一个门牙,她带着孙子去了医院。大夫说:先检查一下吧。内科外科放射科,B超ct脑电图,一路撒着票子,没到口腔科王奶奶领着孙子回去不看了。

  B:没钱了?

  A:门牙长出来了。

  B:那你也不懂医学啊,怎么开医院?

  A:我招聘啊。先选好门脸,闹市区,十层大楼,内科,外科,妇产科,门诊区,住院区,康复区,足球场,拳击馆,最好能飙车。

  B:打住。这好像不是医院。

  A:用这些项目制造伤员,自产自销。选好地界,海发广告,招聘医学界精英。当天就来了一个,30多岁,年富力强。

  B:干过多少年了?

  A:十三年。

  B:都怎么看病?问诊?

  A:我一般不问。

  B:好。凭经验就知道啥病。那疼不疼总要问一下吧?

  A:哈哈。。。你家的猪会说疼啊?

  B:兽医!

  A:也给人看过。那天来一女的,特胖,头。。。肚子。。。。我问她:几个月了?她说:这么热的天,8月啊。我说:我问你肚子几个月了?她顺手给我一巴掌:我是胖!是怀孕吗?人家还没结婚呢,以后上班带眼珠子来!

  B:这人不能用。

  A:下午又来了一个,日本松狮狗的头,这模样,俄罗斯巴黎舞团的超短裙,埃塞俄比亚的黑丝袜,美国电影女鬼的指A,多年没洗都绿了,就俩眼是国产的,一对熊猫眼,晚上卸了状,立马小三圈,小眼睛跟你家耗子差不多。

  B:我们家没耗子。

  A:让你老婆生一窝。

  B:什么话啊!

  A:开玩笑。{鞠躬}我干过护士。

  B:怎么不干了?水平高工资少?

  A:院长说我打针老瞄不准。

  B:恩?

  A:医学上叫“斜视”,我斜50公分。

  B:是不容易瞄准。

  A:不是哪天吧,来了一个孕妇,老也生不下来,她问我怎么办。我有啥办法,我一个姑娘,我也不会生啊。我就给她打了一针。消好毒,瞄准,打左面,瞄右面,看准了“噗”一针下去那产妇没吱声,他丈夫说话了:哎呦,我的腿啊!你说一个大老爷们喊啥啊?你老婆生孩子你哪疼啊?

  B:你打他腿上了。

  A:呕,方向错了,我的眼往右斜。

  B:差了一米!

  A:那也不值得喊啊?再给你一针你也生不出来啊。

  B:院长把你开除了吧?

  A:倒不是为了打针。

  B:那为啥?

  A:哪天一个老大爷眼上长了个疖子,我给了他一支丰乳膏。第二天他就找来了,挺好的一张脸上挂俩西红柿。

  B:是好看。

  A:哦,看错放药的格子了,对不起。。。。。你得谢谢我。

  B:谢谢你?

  A:是啊。在往右格子里是鸡眼膏。

  B:那能把他眼珠子拔出来。

  A:这医院是开不成了。

  B:那再改。

  A:去干销售。

  B:卖啥?

  A:先摆地滩,练练,卖腰带。五块钱一条,便宜了啊,瞧瞧,这真皮,老虎皮的,栓牛都跑不了。看看了啊,买一条回去上吊能挂俩人要是断了,我赔你十条,再不行我们派人帮您,服务到家。

  B:得得。您这是说啥呢?

  A:这是推销术,一语惊人。大家一听“那边卖上吊的腰带了,看看去啊”呼啦人都围上了。咱不图都买去上吊,图个人气。这是方法,人们注意你了,你就把自己推销出去了。没听人说吗“要想推销商品,先要推销自己”。

  B:卖东西先把自己卖了?

  A:理解能力真差。那意思是:顾客是上帝,是衣食父母。父母!

  B:那买你东西你就是人家的儿子?

  A:得了吧。儿子现在都是老子,老子顶多算个孙子。你有了儿子你就知道了,你就没天没地,没黑没白,没脸没皮,没脏没净,没星期没礼拜,没节假日。

  B:怎么讲?

  A:半夜你睡的正香,忽然觉得身下热乎乎的,一摸,尿了。粘乎乎的。

  B:拉了。

  A:你把尿布拿去,{手搓},我拉的你用手这样吗?

  B:去!

  A:星期六礼拜天,儿子要骑马去公园。

  B:你家还养了匹马?

  A:恩,就是爱喝点酒。

  B:知道了,骑你去。

  A:走到半路,脖子上又热乎乎的。也巧,碰上邻居张大妈。

  B:瞧你,驮个孩子这脖子上出这么多汗。

  A:天热,大妈。

  B:腊月啊?

  A:我水深火热。

  B:这水都深到脖子了。

  A:孩子大了要上学,上小学就得盘算给孩子找个重点中学,上中学就得盘算找个重点大学,上大学就得盘算找个好工作。。。。。

  B:有了好工作就得盘算找个好媳妇。

  A:还没找媳妇就得盘算买上一套房子。你说现在的女孩子是嫁房子还是嫁人呢?

  B:20多的大姑娘都给80老头当二奶了,你说嫁的啥?

  A:买上房子了,30多年的积蓄全砸上了。30年啊,孙子都结婚了,你说这老子是老子还是孙子啊?

  B:是啊,你这干销售想当儿子可不容易。

  A:不行咱再说相声去。各位老少爷们,在下给大家说段相声,说得不好大家多多包涵,说得好呢,大家叫个好,有钱的帮个前场,没钱的帮个人场,在下给大家鞠躬了。

  合:来,鞠躬

  搞笑相声四:

  甲:今天给大家说段相声,主要逗大家开心,笑一笑十年少,多活几百年。

  乙:是的,大家都很累,一年笑不了几回,也不能老哭,花个小钱到二百五这里来笑笑也算享受。

  甲:我没上学你就叫我二百五,研究生的你叫他一百二?

  乙:研究生的是二百一,比你还差四十。

  甲:这小子减法都不会。他妈是,

  乙:我妈怎么了?

  甲:鳖找蛤蟆当老公,一代不如一代精。

  乙:别拿俺娘不当娘!

  甲:这就是为了逗的大家开心,说相声的连娘都搭上了。

  乙:挣了钱回家给我老娘买双袜子,孝敬孝敬她。八十了!

  甲:养了这么个不争气的蛤蟆!

  乙:大家终于笑了!嗨!

  甲:笑了就好,我们俩总算没白活。

  乙:说正经的吧!

  甲:相声正经了死板,难上春晚;相声停经了死亡,上不了天堂。

  乙:相声更年期了怎么办?

  甲:倒地方,换二奶。

  乙:你这个混蛋!

  甲:今天和大家没什么新鲜的东西说,我想问问和我混饭吃的这小子几年纪毕业?这小子和我说他是伟哥,海外来的。

  乙:是海龟。

  甲:错!

  乙:我什么也错?

  甲:海龟是在外是龟上来还是龟叫海龟,在外是龟回来脱了马甲的就不是龟了。

  乙:是伟哥?

  甲:伟哥在美国是治疗心脏的上了东半球就转行了,壮阳!

  乙:师傅有学问!

  甲:你连伟哥都不是,吃上你阴盛。

  乙:我是假货加水货-――劣质哇哈哈。

  甲:我考考你。

  乙:名牌货不怕考。二百五来吧!

  甲:海龟是怎么来的?

  乙:从海里爬上来的。

  甲:放屁。

  乙:怎么了?

  甲:不在海里的叫王八!

  乙:再说。

  甲:教授是怎么来的?

  乙:教海龟的。

  甲:放屁!短命的叫教师,不死的教授。

  乙:我这学白上了。

  甲:你觉得你学的经济你就有钱?

  乙:我是一搏学的进化二搏学的退化三搏学的衰退。

  甲:什么?

  乙:衰退经济学。

  甲:来说相声干嘛?

  乙:小公务员我不干。

  甲:让政府知道了砸死你!这小子混不进去了。

  乙:我是经济学家,就是加法不会算。

  甲:民国时期有个经济学家到火烧铺应聘你知道吗?打火烧的老板问他:怎么就赚大钱。他说:生产费用减去生产成本就是剩余价值。老板说他放屁:肉火烧里少加肉不就完了!

  乙:我有输了。

  甲:我们你先进教授怎么来的?

  乙:加班加点的干,就评上了。

  甲:零分!俗话说:忠心耿耿饿死朝(傻)种,脚踏实地不如狗屁!

  乙:我怎么一步也跟不上呢!先进教授怎么来的?

  甲:刨妇产!傻蛋!

  乙:我又没想到妇科。

  甲:是这样来的――

  乙:快说说。

  甲:网上的。说一个园林系教授亲自下试验田指导,亲自用指头拨拉牛粪再用嘴舔舔指头,年年被评上先进教授。他老婆知道了他的先进事迹后骂他。他说:我是用食指戳的牛粪,用中指放到嘴里的。

  乙:我算败了!

  甲:我再考你。

  乙:说吧老师。

  甲:我问你,钢铁是怎样炼成的?

  乙:钢铁是用炼钢炉炼成的。

  甲:错。钢铁是在战争年代炼成的!

  乙:我觉的有点乱?

  甲:不乱,乱了敌人乱不了革命者。

  乙:我明白了,你继续考。

  甲:我问你,什么叫婚姻?

  乙:离婚以前叫婚姻。(小声说:我也变着说)

  甲:严重不对。叫套牢!

  乙:老师就是老师。

  甲:你盼我短命是吧?我是教授。

  乙:我是一步错过百步崴。大家看我想很傻吧?

  甲:大家的眼光是不亮的,这是克林顿说的。

  乙:再试试?

  甲:我问你,爱情是什么?

  乙:爱情就是坟墓。

  甲:这小子叫我考傻了。胡说八道了!爱情进入坟墓才是坟墓,不对,我也傻了。

  乙:老师,爱情进入婚姻才是坟墓啊!

  甲:你觉你认识托尔斯泰就说对了?错!

  乙:我错!错错错!

  甲:你知道前苏联有两个托尔斯泰。你知道哪个是假的?

  乙:教授,我知道加了瘦肉精的是假的。

  甲:错上加错。

  乙:还是错?那个叫前苏联药品食品监督检验局查到得是假的。

  甲:错昏了!

  乙:那个托尔斯泰他爹生的那个是真的。

  甲:列夫托尔斯泰是真的!那个阿托尔斯泰是假的。这小子,你娘怎么养你来的!谁生的你你都忘了?

  乙:忘了。

  甲:错!这应该知道。

  乙:这真的忘了。

  甲:忘了不是错,错的是出生的时候你没睁开眼看看。

  乙:教授,你说的也错了。

  甲:怎么了?

  乙:我出生的时候我睁着眼,我娘一看我这样就给我捂上了。

  甲:这不是你的错!

  乙:我终于对了。

  甲:你可以上班了。

  乙:到哪了去?

  甲:从哪里留的学到哪里去。

  乙:再回美国了。

  甲乙:鞠躬。

深度阅读

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搞笑相声台词
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duanwen5.com/duanwen/gaoxiaotaici/26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